搜索
资讯正文

传阿里5亿入股喜士多便利店,2019年新零售战局或在本地生活服务

尽管相比日系便利店,喜士多还是有或多或少的运营问题,但喜士多如今在便利店市场还是取得的不俗成绩,且与大润发有着直接关系。作为润泰集团在国内创立的连锁零售两大支柱业态。喜士多在起步阶段,也大量借助了大润发的采购资源,可以说是赢在了起跑线上。

1月9日,据新经销消息,阿里已于日前完成对便利店品牌喜士多的战略入股,共出资5亿元,取得后者20%~25%之间的股权。据此估算,喜士多便利店投后估值约在20~25亿元之间。

此事如果传言为真,那也是阿里集团层面拍板敲定的合作,而非阿里下属某个事业部能够主导的重大投资决策。

新零售进入到高速推进期,阿里并未定制对细分领域合适零售资产的入股。阿里已在百货商场、超市、大卖场、生鲜店等零售各大业态资产,布局接近完善。尤其是以支付宝为代表,阿里与日系、国内各区域便利店品牌,早前已在会员营销、大数据应用等有着广泛合作基础。

但为何在这个时候选择重金入场?以及为何投资标的唯独是喜士多?仍值得寻味。

- 1 -

阿里为何选择喜士多?

喜士多于2001年4月成立于上海,隶属于和大润发同为一家母公司的台湾润泰集团,业务主要分布中国华东和华南两地,主要以上海为中心。华东区于2002年成立杭州、苏州、昆山分公司,2006年成立无锡分公司,此后逐渐向宁波、绍兴、嘉兴、常州、张家港等地扩张;华南区于2003年成立广州喜士多便利连锁有限公司,此后逐步拓展至深圳、佛山、惠州、东莞、中山、肇庆、江门、珠海等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开业门店超过1000家。

有趣的是,因为商标注册原因,华南的喜士多便利店,实际商标为喜市多。而且,从同店盈利能力和商圈覆盖度来看,华南喜市多的整体运营能力,稍好于华东喜士多。

喜士多在中国大陆市场,也长期处在一个低调的状态。零售业内任何公开论坛或会议,纵然是便利店专场活动,从未见到喜士多身影。这可能是国内唯一一家几乎完全隔绝于行业圈子的零售品牌,与未拥抱互联网之前的大润发,一摸一样。

另外,便利店差不多只有日系和本土的特殊性,也让来自台湾的喜士多便利店,显得特别形影单只。从门店运营和业态定位来看,喜士多是一家高度类似日系便利店的企业。当然,熟悉便利店市场的人都知道,华东7-ELEVEn和全家中国,也都是台湾两大快消集团在运营。

台湾企业在便利店运营能力上,确实比中国本土企业更早掌握日系便利店的优势精华。

尽管相比日系便利店,喜士多还是有或多或少的运营问题,但喜士多如今在便利店市场还是取得的不俗成绩,且与大润发有着直接关系。作为润泰集团在国内创立的连锁零售两大支柱业态。喜士多在起步阶段,也大量借助了大润发的采购资源,可以说是赢在了起跑线上。

2017年11月20日,阿里与高鑫零售、法国欧尚、润泰集团三方达成新零售战略合作。前者投入约224亿港元(约28.8亿美元),直接和间接持有高鑫零售36.16%股份。而高鑫零售运营着大润发和欧尚在中国大陆的零售业务,彼时在226座城市拥有454间大卖场。

这一合作对零售业影响深远,自此开启了中国商业零售史上规模最大的数字化零售升级工程。时隔约一年之后,阿里再度出手,将大润发“兄弟公司”喜士多拿下,完成对超市大卖场、便利店两大连锁渠道的业务布局。

尽管合作手法相似,但此时非彼时。如果说,一年前新零售改造还在“摸着石头过河”的话,那一年后的今日,显然已是布入改造深水区。在这个过程中,阿里的业务动向也有了明显变化,已经从密集投资入股,转入精细化运营和改造磨合节奏当中。

前有围绕超市大卖场积累的试错和摸索经验,再以此进入便利店行业,看待视角和介入方式免不了会有细微变化。此次阿里之所以选择喜士多,主要出于三方面原因:一是大润发与喜士多基因相似,前者积累下来的新零售解决方案,可最大程度向喜士多输出;二是看重喜士多在华东、华南地区的规模效应,便于与其他生态内企业形成联动,进一步做深区域零售市场;三是阿里看到便利店行业数字化改造仍有巨大想象空间。

- 2 -

便利店的新零售价值

便利店是一个市场集中度极低的行业,区域便利店品牌竞争激烈,改造难度可想而知。也因为此,便利店过去两年与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的合作大多停留在移动支付及相关会员营销层面方面,后端商品管理、门店智慧化改造仍十分有限。

但这一局面在过去两个月被彻底打破:上月中旬,便利蜂被曝近期获得腾讯与高瓴资本大笔投资,估值16亿美元,腾讯与高瓴分别持股为8%。此后腾讯方面对36氪对此回应称“不予置评”。此后10月底,好邻居、中商便利又先后获得资本青睐,整个便利店行业估值也随之水涨船高。

我们此前曾做过相关报道,好邻居新一轮投后估值2亿美元,据此估算,单店估值约在350万元,中商便利旗下南京罗森门店单店估值更是高达600万元左右。目前,喜士多全国门店数尚不得而知,我们粗略以1100家为例,此次投后单店估值约在180~230万元之间。

估值之外,从商业层面去看阿里新零售系统工程的资产配置表,便利店是迟早要纳入旗下的重要一环。

对于阿里来说,入股一家门店数量和运营能力相对靠谱的便利店,至少对阿里系统打造本地即时生活服务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将帮助阿里可以利用便利店这个唯一的24小时营业门店,做更多场景和超即时需求的近场景服务。

比如,饿了么在夜市场景、旅行人群的即时需求满足;另外,作为阿里重要布局的基层社区小业态业务,阿里零售通也可以从喜士多获得来自门店运营等方面的共享支持。值得注意的是,饿了么与零售通之间,必须也是在阿里内部很早就形成联动关系的两大业务单位。

还有一方面,早在新零售没有诞生之前,即阿里尚未对传统零售作出明确拥抱态度,而彼时的传统零售业处在历史最低谷时期,便利店就是唯一逆势崛起的零售业态。这种反常现象的背后,是中国城市化进程和社会中产阶层的壮大,开始对便利店有了绝对刚需的消费需求。

也因为如此,类似便利店的整个本地即时生活,开始迎来巨大的增量爆发。阿里也将本地即时生活服务,明确作为下一阶段,准确说就是2019年的流量爆发风口。

而这,也是阿里为什么要全资收购饿了么,整合进口碑,横向联动零售通、盒马、大润发的主要原因。

以此来看,便利店行业迎确实来了春天。但仍需警惕的是,此番资本的密集进场,显然对于改造结果有着极高的预期,市场分散的现状,也给到更多企业进入的空间,但作为一个“弯腰捡钢镚”的行业,改造张力有多大,仍值得长期审视观察。



中国时尚品牌网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掌握每日最新资讯

作者/来源:零售老板内参
编辑:alushazi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