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资讯正文

2017年实体、金融、互联网、房地产、中国以及世界的走向趋势!

纵观如今经济大局:房价已摇摇欲坠、实体在艰险中突围、金融家坐立不安、互联网发起线下攻势,中美关系越来越微妙,等等一些列紧张的现象,说明社会开始陷入一种混沌状态。整个社会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越是这样的时刻,我们越需要对大局有清醒的认识,至少要知道未来世界的轮廓!

1、金融该怎么干?

任何一种资产,到了一定阶段必然会从使用价值升级到金融价值,一旦到了金融的层次,所有的矛盾都是流动性矛盾。

货币已经经历了“脱实向虚”的阶段,比如2015年上半年,A股出现了一轮没有业绩支撑的暴涨,2016年下半年,房价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忽然大涨;与此同时,全球某些大宗商品价格的暴跌,这其实都是一种货币的流动。

而现在,国家正在加强金融的调控,尤其是监管层出手制止险资“野蛮人”,以及近期对股市、汇市的维稳,债市的去杠杆等等都在表明,2017年,中国金融业已迎来大监管时代。 

与此同时,中国2017年也将开启“脱虚入实”的阶段,即将货币从金融市场驱赶到实体行业,开始支持实业的发展。一旦流动性收紧,就意味着物品的溢价率大大降低,因此对金融行业从业者来说,要抓紧时间套现、变现。 

2、互联网要怎么干?

互联网已经过了野蛮生长期,线上的地盘基本被瓜分完毕,格局已定。现在只能往外围突破,即:线下。因此互联网都发起了线下攻势,开始抢占线下地盘,京东、阿里、百度都将精力放在了线下拓展上。

2017年,是互联网将和实体的走向大融合,而这恰恰也是实业和互联网整合的最佳时机,未来将涌现出一些列崭新的行业,所谓的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无非就是这个意思。

而对于互联网创业者来说,现在的创业逻辑一定是用互联网的工具解决了某个现实问题,而不再是凭空去设想一种需求,或者单纯做线上服务。

究其本质,水木然认为经济的发展是DNA状螺旋式前行的,金融和实体、线上和线下,两股势力一边交合一边延展,你上我下,或者我下你上,然后定期互换方位。当下就是实体正在上位的时刻。因为虚拟在操控发挥那么久了,终于轮到实体上位了,大家需要互换体味,才能保持双方的激情……

3、房子还要不要买?

房地产市场已持续了16年的繁荣,已经从全面繁荣过渡到局部繁荣,从人口推动到资金推动,从大涨到小涨再到有涨有跌,今后必然会有滞涨和普跌的过程。因为世界上没有一个只涨不跌的房市,过去那么多年里,凡是预测房价普跌都属于误判,所谓的空置率、房价收入比或房价租金比、人均住房面积、房价总市值占GDP比重等诸多指标,都不能成为判断房价何时见顶的有效依据。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房价出现普跌的概率也在越来越大。因为房价已经成为金融现象,而货币的流动性要远远高于人口的流动性,货币说走就走,是很难控制得住的。

4、实业该怎么干?

房地产和金融的静止,就是实业最大的机会。实业包括两个部分:实体店和工厂。

先来看看实体店。水木然认为大萧条里必然藏着大机会。在这个充满着变数的时代,各种逆转都会随时发生。2017年,实体店翻身的机会到了。因为商业本质是正在从“买卖关系”过度到“服务关系”。未来我们要服务的是出生于80、90年代的消费群,这群人生下来就不缺物质、不缺产品,他们需要的是一种“关怀”,这种关怀更需要面对面的交流与触觉才能体现。商家可以在实体店上大动手脚,从而营造出一种无与伦比的消费场景,商家的文化、创新、体验及情怀,都要大力的发挥出来。

再来看看工厂。下文选自许小年近期的讲话:

对于实业来说,一是系好安全带;二是勒紧裤腰带。一句话,保守、保守,再保守。从现金流出发规划业务,今年不是赚钱的年头,而是求生存的年头,先活下来再说。

企业应该把债务水平降下来,在经济下行的时候,负债过高对国家经济是个风险,对企业也是风险。高负债的问题主要不在财务费用,而是现金流管理。负债高了,给企业的现金流管理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债务意味着稳定的现金流出,如果没有稳定的现金流入相匹配,企业就会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危险。

在系好“两带”的同时,企业要思考如何进行创新。转型不是转行,转型走不通的原因是把转型理解成转行了。创新不需要跳到其它的行业去,不一定都要进入新兴行业。创新也不要求大家都去做高科技,都去做云计算、大数据,创新需要企业思考如何采用新技术来提高自己的效率。因为政策的加码为实体经济提供了融资过程中的客观有利环境,然而这也需要企业不断修炼“内功”,在真正的核心竞争力上下功夫。

5、国家该怎么干?

对于国家来说,过去国家经济增长、企业的发展很大程度上靠银行贷款、股市融资,或者自身的积累来投资扩张。这样的增长模式已经走到尽头了,因为资本的边际收益递减,并且政府和很多企业的资源已经用到了极限。

什么是“边际收益递减”?以农业为例,假设农民种一块地,只用人力时亩产400斤,如果给农民投资配置一台拖拉机,增产200斤,再配第二台拖拉机,亩产还会增加,但只增100斤。第三台拖拉机的增产效果呢?可能就等于零了。同样的道理,政府可以通过投资拉动来增加GDP,但是每单位投资带来的新增GDP越来越低,到投资收益为零时,经济就落到“中等收入陷阱”里了,再增加投资也没用。

中国的经济是不是已经到了资本边际收益为零的临界点了呢?我认为是的。为什么央行放水,资金就是不进实体经济呢?因为实体经济中的投资收益接近零,甚至是负的,赚不到钱,谁愿意投呢?

第二个原因,资本积累是有限度的,投资资金来自于老百姓的储蓄和企业的储蓄也就是利润,社会储蓄是有限的。央行印钞票不是真储蓄,只不过把老百姓的储蓄稀释了而已,企业和老百姓有限的储蓄决定了投资驱动经济增长的做法是不可持续的。

货币、贷款超发造成了系统性风险,由于多年来采用刺激性政策,借债来创造投资需求,使得我国经济的总体负债率达到一个危险的水平。

但是,我们必须欣喜的看到中国依然在世界经济扮演引擎的角色,那是因为中国新兴产业依然在世界上有重大影响,尤其是互联网、电子商务的发展,在不断的冲击传统世界产业和贸易结构,我们要引导金融和社会力量去支持他们的发展。

然后尽快摸索出一条具有普世价值的新型发展模式!

6、世界向哪走?

现在全世界的经济问题,都是原有发展模式已经到达顶点,原有的展动力已经枯竭,这些动力包括但不限于: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的信用货币制度、中央银行体系的建立、金融创新即金融衍生品的繁荣、美国20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以IT为代表的新经济、以及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波澜壮阔的工业化进程),而新的动力还在萌芽之中(包括但不限于:智能科技、物联网、大数据、新能源等等)。

如果没有经济理论和发展模式的更新,没有革命性技术的大规模运用,那么我们将陷入长期停滞。

上一次世界经济转型,我们打了两次世界大战。然而在恐怖核平衡下不可能有大规模战争,只能慢慢耗着,如果耗着耗着,革命性技术成熟了,那么我们就星辰大海了,如果不等到新技术成熟,那就变成了比烂游戏,看谁最后倒下。目前来看变成比烂游戏的可能性比较大。

环顾全世界,医生们,无论是宫廷御医还是江湖术士,传统的什么招都用过了,还是无解,已是束手无策。除了开出一些似是而非令人哭笑不得的安慰剂外,就是说些病人指标跌幅收窄、稳中向好之类套话,还有就是QE、负利率这种纯粹的货币政策毒药,没有什么好药方。这才是最可怕的。

不解决发展动力这个根源问题,任何货币政策也好,财政政策也罢都只能是暂时性的,如果最后变成比烂的游戏,整个人类社会将没有赢家。

俗话说:乱世出英雄。现在又到了要出英雄的年代了,越存在变数也就越有希望,这个世界的未知性太多,于是我们每个人都可以翘首以待,而不是要坐以待毙,水木然还是那句话,未来属于有文化、能创新、又敢于承担责任的新人!


中国时尚品牌网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掌握每日最新资讯

作者/来源:水木然
编辑:ann
Top